走进杨华珍老师的羌绣世界

拼布网 2018-05-08 665 0收藏 评论(0)

18.jpg

2015年金媛善老师和杨华珍老师她们一同前往美国参加“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作品巡展活动,两位大师因此结缘,互相欣赏,心心相惜。前几日金老师受邀参加绵阳拼布展会活动,返程时特意来成都拜访老朋友——杨华珍老师,感谢金老师邀请我们一同去杨华珍老师的一个社区站参观交流,由于时间关系当天没能去杨华珍老师自己的工作室和她的博物馆参观。

或许你还不知道杨华珍老师,那你一定知道羌绣。藏羌织绣是藏族编织、挑花刺绣和羌族刺绣的合称,二者分别在2011年和2008年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非遗)代表性项目。杨华珍正是藏族编织、挑花刺绣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90c78dd98d0e4e2b866c9f44822d6dba_th.png

羌族,这个神秘而古老的民族,也是甲骨文中唯一一个有文字记载的民族,相传起源于5000年前的炎黄部落。羌族人没有自己的文字,民族记忆除了口口相传,另有羌绣将这些故事用针线纪录下来,形成本民族独特的文化。

2008年的汶川地震,让位于四川阿坝州的羌族主要聚居地顷刻间成了废墟,三分之一的羌族人和数十位文化传承人罹难,羌族文化危在旦夕。杨华珍正是在那个时候,以50知天命的岁数,扭转自己原本的人生轨迹,开始了对羌绣的探索和传承。

6ebd7575c645465ab6dcef06ed62d625_th.png

汶川大地震发生的时候,杨华珍正在工作的路上,在突然间的山摇地动中,她幸运躲过一劫,没有被滚落的山石击中甚至掩埋。但周围的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一片尘土和废墟中,受伤的人们血流不止,那景象刺痛了杨华珍的眼睛和心。

这场地震,使羌族的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40多位文化传承人及羌绣大师遇难,无数古迹被毁。

家园尽毁的无力和心痛感,使杨华珍决定做些什么。原本是摄影记者的杨华珍决定辞职,她放下相机,拿起绣花针,成立了阿坝州藏族传统编织、挑花刺绣协会和羌绣协会,带着12名绣娘靠手艺生产自救。这一年,她已经50多岁了。


以摄影的美感绣出民族之花

在羌寨,每个女子从小就会跟外婆、母亲学羌绣,所谓“一学剪,二学裁,三学挑花绣布鞋”,羌绣是羌族妇女心灵手巧的象征,农闲时,女孩们会聚集在一起,聊天、纺线、织麻、挑花、刺绣。掌握羌绣的基本针法需要2-3个月,熟练运用需要一年以上的持续练习,全部手艺学好,平均要4-5年时间,像所有的手艺一样,它是时间里开出的花。

365e6ab5a69141c0b1f95e13dc95c018_th.jpeg

19.jpg


杨华珍是藏族人,虽不是羌族,但6岁便随母亲学习藏绣和羌绣的编织挑花刺绣技艺,从补疤开始,衣服烂了就补衣服,慢慢学会绣花,然后绣自己的头帕和围裙等用品。虽然当了30年摄影师,刺绣却比摄影更深入她的骨血。

羌绣针法多变,构图严谨,用色艳丽丰富。几十年的摄影职业恰恰使杨华珍对构图与色彩有异于常人的感知力,她把摄影和羌绣图案结合在一起,将阿坝地区的美丽山水、草原和山寨绣得楚楚动人。她还在民间陆续收集了500多种民族服饰图样,学习了20余种民族织绣技,在藏地、羌寨和各地的风光民俗中吸取养分,为羌绣带来不一样的生命力。

8.jpg


传统和时尚,并不相悖

羌族被称为“云朵上的民族”,因为族人喜欢把村寨建立在河谷或山腰,也因为他们喜欢穿“云云鞋”。“云云鞋”与“围兜”都是羌绣最具代表性的绣品,围兜用作装饰,云云鞋则在喜庆的日子里穿戴,它外形看来像云朵一样,翘翘的鞋尖,鞋帮上绣着彩云与花朵的图案,秀美飘逸。

15.jpg

虽然传统的服饰很美,但对一般人来说,这种美只能远观,技艺传承和生存如何平衡?杨华珍觉得,好的东西不能老是不变,羌绣和四大名绣的区别就在于实用性强,她决定把羌绣跟时尚结合,做适合时代的产品。


她的团队,不做纯粹的民族服饰,而是用老物件衍生出新东西,和当下的市场结合。比如羌族有个挂袋一样的日用品,像围巾,过去挂在马背上装东西,下马了就背在身上,杨华珍把它变成时尚单品,冬天当围脖,夏天当背包,加上羌绣,好看又实用。

她还和著名彩妆品牌跨界合作,设计了羌族图案作为产品外包装,各类国际奢侈品牌也陆续找来寻求合作。这些艳丽繁复的图案和作品远销海外,如杨华珍所愿,世界认识了羌绣,从地震的废墟中它开出灿烂的花。

10.jpg

12.jpg

13.jpg

14.jpg

杨华珍说:“我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我的家乡,立足于我们的文化,我喜欢收藏与藏族文化相关的东西,比如唐卡、服饰、绣品、用具……直到现在,我也常回老家采风,到大寺庙去寻找灵感。”

5fe72ebe2319487c9c4c0807f17f6377_th.png

杨华珍除了对羌绣、嘉绒藏族编织、挑花刺绣的技艺进行了整理外,同时将盘金绣、扎绣等技艺进行发扬,充分运用于藏族唐卡画的绣制,并取得了显著的效果。“我从收集的唐卡和绣品中寻找灵感,创作了盘金绣唐卡,它风格典雅,有一种独特的神秘感,是我很喜欢的一次创新。”

1ca8291e864843a5bacc485c68b8de3f_th.png

bd46aa78a4914213a62b2b4c2eb8dd5e_th.png


手艺人要活下去,需要钱

跟多数只埋头于技艺创作的传承人不同,杨华珍在用创业的思维做手艺传承,她成立了刺绣品牌“墨儿朵”,希望把有故事有温度的藏羌绣与时代相结合,传递羌绣独特的美。

在成都的“藏羌绣坊”里,杨华珍已经带出了60多个徒弟,其中50个是农村妇女,8个是研究生,其中3个还是男孩子。每个月,杨华珍都会去羌寨,把自己设计的新图纸带给绣娘,手把手教她们刺绣方法,然后再高价从绣娘手中购买,将这些刺绣卖往各地。

杨华珍在传承传统技艺,也在做生意,她很明白,自己虽不是商人,但手艺人和绣娘们要活下去,需要钱。当大山深处云朵之上那些美丽朴素的能量,通过刺绣作品被带进更多人的日常生活中时,就已经完成了传承的部分过程。技艺只是一个媒介,表达的图案和内容才是灵魂,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让羌绣的文化和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

672d4be9c3b14a2bbf076e5b27c44573_th.jpeg

994cdb1e5e5a4e54b5c175a076d5a15a_th.jpeg

杨华珍老师对拼布作品也十分喜爱,她很希望能将羌绣与拼布结合,或许有一天她会让大家看到羌绣与拼布擦出来的美丽火花。

9.jpg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