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松:从手工艺术说起

新浪网 2012-03-17 2834 0收藏 评论(0)

图为台湾著名出版人、设计家、中古乡土文化遗产积极的抢救者黄永松演讲。

  黄永松:谢谢主持人的介绍,今天这个论坛大会上,很高兴和大家见面,很多老朋友,更多新朋友,我们就文化这方面讨论。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还是老话题,非常博大精深,确实博大精深,在今天面对人类往前发展的时候,它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我们很重要的依据。有一个说法很形象,就是说我们是坐在一个大巨人肩膀上的小孩子,大巨人就是我们的传统文化,它支持着我们,它可以带着我们往前跑。所以当我们时代进步那么快,走在前面的时候,我们也不要忘了我们有一个巨人在呵护着我们,支持着我们。文化的题目很大,今天我想就文化里头跟我们制造,跟我们的产业,跟我们的设计,跟我们的创意有关的手工艺开始说起。手工艺是一个老的话题,但是是一个崭新的课题,希望我们大家都来严肃的面对它。

  下面一份条约,来整个梳理一下从手工艺开始的我们的情绪,我们的思想,我们的观念。这个条约我就从171年前的1840年6月说起,为了打开中国的大门,掠夺工业生产的原材料,并向中国倾销工业产品,西方列强发动鸦片战争。两年后的8月,清政府在英军的炮口之下,被迫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因为它非常影响着我们的民族。这就是1842年8月,在英国军舰上签《南京条约》的图画,在炮舰下的鸦片贸易,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和奇耻大辱。百余年间,遍地是罂粟,处处有烟民,白银外流,国力衰竭。曾经的东方睡狮,一度成为东亚病夫。在明代我们的GDP是全世界最高的,我们的创意产品,我们的品牌那个时候是全世界最好的。

  171年来,中华民族在不断奋进中由弱而强,但大多数人至今难以摆脱西方意识的笼罩,外国月亮比较圆,这里面最大的重点就是我们自信心在哪里?我们可以有自信心的。刚开始一份条约,我觉得影响我们很大。

  下面有两本书,也给大家介绍一下。17世纪1637年是很奇特的一年,在这一年在东西世界同时出版了影响人类的两本书,但这两本书的命运非常不同。1637年,欧洲近代哲学的奠基人、理性主义的肇事者笛卡尔,出版了《方法论》一书。这本书被认为是近代哲学的宣言书,树起了理性主义认识论的大旗。这就是笛卡尔。从笛卡尔的理性主义开始,西方完成以科学实践为契机的产业技术革命,揭开了世界近代科技革命的光辉篇章,实现工业量产的整个配套进展,成就了今天所看到的西方世界。《方法论》在西方世界彰显了巨大的成功。

  这是我们明代科学家宋应星,同在1637年,中国江西宋应星的伟大著作《天工开物》出版,全书18卷,系统地记载了明代以前我国农业和手工业的生产技术与经验,但是《天工开物》出版后在永庆30年间失踪了。《方法论》300年间影响了欧洲,我们有这么一部好书,却失踪了。

  这就是《天工开物》,这部书后来怎么找到的呢?在民间初年有一位先生在研究炼铜技术的时候,找到了《云南地方治》出处是天工开物,他回到北京,在北京的图书馆找不到,再到各个书籍收藏家也找不到。不久,因为抗战北京沦陷了,日本人来了,他有一次在日本学者在北京的家里,看到他书架上赫然发现天工开物,赶紧跟他交换,说你这从哪里来?结果他得到的回答就是,在日本很多,他就拜托他从日本邮寄一过来,过一阵子这本书从日本寄到了,日本朋友告诉他说,这本书在日本真的很多,有日文版、汉文版、德文版、俄文版,这就怪了,在日本市面上都有,唯独我们中国找不到这本书。这部书他又说,它影响很大,影响了日本后来工业的起源,影响欧洲的产业革命,甚至于达尔文都称赞它,达尔文都引用了资料,称赞它是东方伟大的工艺百科全书。

  虽然在国内三百年来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但早在17世纪默,《天工开物》就传到了日本,和我国另外一本目前所见年代最早的手工业技术文献《考工记》,一同作为日本生产技术的基础图书,在日本各藩的“植产兴业”中被奉为指南,广泛应用,日本对于中国的贸易大量逆差。日本人往往苦于自身工艺技术的落后,无法生产和中国货媲美的产品。得到了《天工开物》,他们如获至宝。两百年后,1837年,法国汉学家儒莲把《天工开物·乃服》的蚕桑部分,加上《授时通考》的蚕桑篇,译成了发文。蚕桑是我们丝制品出口,他们想要学习和突破。当时欧洲蚕桑技术有了一定的发展,但因防治疾病的经验不足,导致生丝大量减产。《天工开物》提供了一整套关于养蚕、防治蚕病的完整经验,对欧洲蚕丝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左边是插图,有很多很好的插图,前面一个议题、一个议题里面有工艺方法,也有防治疾病的说法。

  宋应星用天工开物概括他的科学技术观和天人合一的东方科学哲学观,天工即巧用自然之力,开物即创造出人工植物。强调二者之间的配合与协调,但在开物的过程中则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必须合用人力与自然力二者来开发。

  古老中国百年以来一直试图学习西方,但反观民族自身深厚的文化积淀,从中获得精神和思想的养分,似乎更为重要。 在中国开始急速成长为“世界工厂”的今天,《天工开物》穿越了近400年的时空,其所体现的东方自然观和技术观,应该再次引起我们的反思和重视。

  一份条约,两本书,下面有三个故事,是我在工作当中跟手工艺有关的,请大家分享一下。

  这是1976年4月我在台北出版《油纸伞》这个专辑,这个专辑出来以后,那时候我这本有英文版,出来以后就发行全世界。结果一个月之后,有一个老美来敲门找我,他说黄先生你可不可以给我介绍这一位书中的主角林师傅,我要跟他学习做油纸伞,我说可以。当我所有的资料给他之后,我很好奇的问他,你为什么做油纸伞,他说我是IBM派来的,我说IBM那时候是电脑最大的公司,为什么派你学这个,他说IBM非常重视手工艺,他把美国本土手工艺整理完了,现在开始走到国际,到全世界、全人类,搜集手工艺,你的这本书正好把中国人做油纸伞的技术披露了,所以他想要来学习,是这个样子的。然后他说我们有条件的,我必须是跟这个行科有关的毕业的硕士,第二个条件我去学习这个工艺的时候,必须把它学会,写成论文,我来这么远,他给我两年学习期。这是林师傅在做工艺的情况,这三个故事的第一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1981年我整理了中国结,现在我们大家都知道中国结了,当时我整理好中国结的时候,没有统和的名称,只有个别名称,比如钮扣结、如意结、吉祥结,或者是命名很纷乱,当时定下来《中国结》,这是中文版的《中国结》,一、二、三本。这本书出来一个月以后,美国就来找我,他们要出英文版,就跟我们合作出版了英文版。这是德文版,6个月之后德国来找我,他说看到了英文版的《中国结》,我们德国也要有德文版,德文版就促成了,德文版编好了之后,因为总部是在慕尼黑,就是我们曾经有过的德国出版书店,我们中国叫贝塔斯曼,我跟他负责这个的总编辑,把工艺数从头到尾整理好、校对,因为工艺有很多图,不能出错,整个完成之后就大功告成了。我突然想起来,在英文版的书的最后一页,我们增加了在哪买线材,编中国节如果没有线,是没有办法操作的,我说对,你们英文版还增加了这个,你们德国需不需要增加这个?结果这个总编辑看了我一下,想了一下他说不需要,他说我们德国很喜欢手工艺,大街小巷都有这个工艺店,都有所谓美术劳作店,我们爱动手,这很令人羡慕。晚饭请我吃饭,大家放轻松了,他一边开玩笑的告诉我,但是也挺沉重的,那时候我们出去身上背一个相机,是莱卡,他就指着我的莱卡相机说,德国制造的,这个相机真好。他说我们搞出来最好的印刷机现在用了没有,我说用了,就是海德堡,也是德国的印刷机。他说那你们街上一定很多奔驰的车?我说是的。他话锋一转,他说黄先生,你知道德国有这么好的工业,就是因为我们是注重手工艺的民族,所以你们中国结很好,相信中国还有很多好的手工艺,你们一定要珍惜,他说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地区,是爱惜、注重手工艺的,所以它的手工业才好,当它手工业好的时候,它的轻工业才会好,它的轻工业好的时候,重工业才会好,精密工业才会好。这真是当头一棒,当时我愣在那里,我听了以后很难过。这是一个故事分享给大家。

  第三个故事是2002年10月,我到贵州做蜡染的调研,在那里我听说有一个古法蜡染制作工艺在这个地方有,我就千里迢迢转到这个寨子去,找到了可以示范给我看的工艺,这个工艺是什么呢?大家知道蜡染就是兰花布,它是用蜡作为燃剂,蜡是固体,化了之后就像钢笔一样可以拉线划,一定用铜是因为铜能保温,液态可以保持时间长,古法蜡染是还没有铜刀的时候,用竹刀染。她就从要上拔出一个镰刀,拣起地上一个竹,削出一个竹片作为竹刀,就像我们吃冰激凌那个竹勺,大家看,这位太太在烧,让蜡熔掉,下面是很烫的。竹刀就是这样的,前面像牙签,后面像冰棒棍,一点一滴、一段一段画上去,特色就是因为拉不长线,所以拉的线比较短,以今天的眼光来看有一种笨拙的美,有一种拙态。我们终于看到这个工艺很高兴,因为我们可以跟读者介绍书本上说的,但是大家看不到的竹刀木蜡的工艺。这个蜡将来在这个布上的时候,再去染就染不进行了,为什么有一个浅蓝做底,将来就是一个浅蓝纹样,再染周边就更深。这就是他们纹样,他没有办法拉的很流利,但是可以一笔一笔的接起来,是比较笨拙一点,但是也挺好看的。最后,我想跟她买一件,我要带回去,准备书出版的时候有一个大的展览,独独没有失传古法的蜡染布,她说没有问题,结果买了以后,她拿的那块布是这块老太太的,这位老太太是她的亲戚,是她的曾祖母,102岁,我们上车要走了,老太太驼背朝我走了过来,又把那个布抢走了,她不卖,那我们就不能强人所难,结果他的曾孙子又拿过我,老太太又冲出去抢回去,我就真铁了心说不要了。但是后来她又就笑嘻嘻的来了,就把这块布交给我了,这块布是一个围裙。结果我就问她的曾孙,为什么刚刚这位老太太不给我,现在给我了,可是她顺着围裙上边剪下一块留下,说不影响纹样,剩下的给我了。我问为什么,老太太讲了一段话,她曾孙翻译给我说:“我把灵魂留下来,把身体给你”。

  我们看下面一个,贵州蜡染,是手艺,蜡染作品上的圈圈点点都不是凭空想象的几何图案,而是河流、大陆、太阳、星辰,甚至于是黄瓜,甚至是狗牙棒,是蜡染手艺人真实的生活,这是活的手艺,不是死的课题与物件,更不是被生产、买卖、消费的商品。关注主客体间的微妙互动,保持手工艺品的真实故事才是重要的。

  有对手艺了解,有机会在宁波的慈城,在那边手工艺为基础,往上发展创意设计,再连接以宁波地区制造业成为产业产品的一个垂直整合的推动。我就很高的去跟他们配合,看能帮他们什么忙。

  一份条约,两本书,三个故事,让我更加意识到民族手工艺的重要性,从而愿意去到宁波慈城促成天工慈城的建设。宁波是制造业的基地,优良的设计是制造业在激烈竞争时代致胜的法宝。

  大家看,图上右下脚是宁波,慈城就是宁波上面,上面是杭州湾,这是它的地理位置。天工慈城试图努力提供一个可持续、整合资源的服务平台,通过邀请各项民间传统手工艺师、推动教学演习以手工艺,让设计者能够承先启后,更培育出伟大的创意设计能力,为手工艺以及相关制造产业的发展提供服务,从而建立文化创意产业的垂直整合系列。

  我们看看文化创意产业的实践。在宁波我们先从手艺最起点,就是母亲的艺术。我们所有的手艺不就是妈妈从小让我们接触到生活,用这些手艺来照顾我们吗?现在我们在慈城有15个博物馆,我们先看母亲的艺术。在这个老房子里面我们把传统的手工艺整理出来,是长期展出,这已经是第三年了。“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每一时代的母亲以及辛勤和智慧传达慈爱之心,默默推动着华夏文明的前进。

  这幅版画记录着过去妇女的辛苦,做棉花,从棉花变成线,然后做成布,最后变成衣服,让我们穿着,保暖。

  源自人类手工文明的发端,母亲的艺术内涵丰富,充满生命热忱,毫无功利意图,是民族文化的母型。

  这就是母亲艺术馆一个景,为什么这张图片给大家看,中间这个衣服是我们明代衣服重建的,大家知道是拼布,这个很有意思的,这个叫做水田衣,这水田衣的出现在唐代王维诗里已经出现了,明代郑板桥诗里也一样出现。过去为什么水田衣拼布这么重要,物资资源得来不易,我们要用物惜物,过去宫廷甚至女眷、宫女,她们都强调衣服穿坏了,再化零为整,这个变成了一个美德,所以我们百家衣在民间都有这个习俗。我家生了一个孙女,我太太就会去每家要一块碎布,用坏的或者残缺的布,给一块布的时候说一声祝福,将来孩子长的好了,学习好,身体健康,给你一个祝福,我们收起来以后,运用这个布的形状去拼出来,这就是拼布。不但古代很讲究,其实欧美一样的讲究,他们社会也是一样,不鼓励浪费,09年我去过一次美国休斯敦的拼布大展,浩大的规模,拼布在里面是最重要的一个项目。它有两百多亿美金的价值,拼布是有技术的,技术在里面有交流。拼布必须有材料,布匹的制造与销售,拼布必须有工具,所以是一个很大的在社会民间默默流行的一个美德的事情。

  还有在我们国家现在很需要,因为现在我们妇女同胞都很能干,都出来做事,上班要完成业绩,作出功课,压力一定很大,但如何回到家,拿起针线来,其实是减压最好的一项事情,已经不是手工艺的事情。我在台北有一个朋友,她也是女强人,她是钢铁公司的总经理,她这么忙,自己有一年的时间到我们拼布班里头学习,我很好奇的问她,她说我要做一块拼布大的被单送给她的儿子作为礼物,妈妈在忙当中还是要给他知道,我是想念他的。他儿子已经在纽约是画家了,所以她花了一年时间,十点到十一点去缝,终于把一片大的被单做好了。我们那一批同学都开了展览,她把她那一块挂起来,很令人感动。然后我问她,你这样子给你儿子,你儿子多幸福,她说我是要给他,但是我还要告诉他,妈妈用多少针缝了这一个被单送给你。我说你怎么计算多少针,她说我去买线圈的时候都有长度,我用了多少线圈不丢掉,存起来,做完以后就可以算出多少线圈,然后我计算那一针是多少宽度,然后除,所以她是这样告诉她儿子,妈妈是用了多少针做出这个被单的。

  这位老师叫陈桥剑,重建自己民族的拼布形式,现在我们民间的都是日本式的或者是韩国式,再来可能是欧美的,但是自己民族的拼布不见得有,这位女士非常不容易,先消除自己民族的图样,变成各种技法,重建新的拼布。拼布一定要纺织,大家常常看坐在织布机前面,大家知道织布织尾线的,前面有拉出来的长线,要十米、二十米,如果有花纹、格子的话,多少根线变这是纺织的问题,这在我们展览里面用了一个改良的,可以把很长的经线归纳到机器上。我在山西农村看到老大娘四点钟起床,哪一家拉经线,就在图路上面,很长很长,跑到那里勾回来,每一条线有一个大碗,她拉这条线的时候,那个碗里面线转,老大娘就像世纪交响乐团的大指挥家,每天早上天不亮,就拿着一条线跑到那边,又勾过来,像大指挥家,手艺真美。

  我们有了织,有了纺,开始染布,这是刮浆的部分。这是剪纸,过去使用,现在不适用了,看很多剪纸的图样很好看,但是不知道用在什么地方。这是中国节布展和教学。这是刺绣,我们的刺绣是了不起的。

  这个是在用母亲的艺术作为一个开头。所谓母亲的艺术要讨论到工艺发展最早的时候,母亲是撑起一片天的,文明发展更扩大了,社会需要,男人们出来完成很多制造业的推动。大家知道我们工艺发展,我们所使用的材质跟西方做比较,西方是石头文化跟金属文化,而东方是木头文化跟泥土文化为基础,再来是布文化,地球那么大,各自发展,就有不一样的地方。也是母亲艺术展之后,有别于母亲的艺术,这是父兄的作坊工艺。

  这是新的工艺五展,青花瓷展是第一个,第二个是例外服饰展,第三个是惠山泥人展,第四个是紫砂壶展,第五个是坐具文化展。

  我为什么把青花瓷摆在第一个,我们现在都在讲品牌,都讲我们过去在贸易上强大的实力,青花瓷是这里面的佼佼者。大家知道全世界、全人类、全地球今天最大的品牌是什么?最大的品牌是中国,具体一点是瓷器,我们的民族被定在这里是因为我们的作品,我们当时行销全世界,瓷器最棒的来自于景德镇,景德镇古名叫苍南,就是CHINA,苍南的瓷器变成CHINA,我们的国民变成了CHINA。我提出这样的观念,因为陶瓷的工艺现在非常发达,但是背后的精神理念跟发展过程我们要了解。大家看,这是老房子,我们非常的朴素,但是一推进去非常的华美,这间房子都是国家一级保护的老房子,也是联合国指定的文化保护点,所以慈城的政府在这方面也是很睿智的,把老房子修复好以后,立体的东西有了,怎么样放业态文化进去,达到了软硬互相辉映的情况。

  这是我们例外馆,是九开间的大房子,我们民间说九五之尊,看起来好象是把两开间缩小一点,好象变成了通道,其实是九开间,非常宏大,有空一定要去看看。

  这是泥人馆。这是紫砂馆,紫砂也很有趣,我们小小的一块紫砂,可以做出一个紫砂壶,一星期左右,我们在妇联展厂正在展出紫砂展,好的紫砂壶非常贵,第一个有艺术价值,有文人品位的价值,第三个工艺非常有意思。我拍了一个片子,怎么样把紫砂壶做出来,从材料开始,从拍泥开始就要拍几千次,我们北方人吃馒头现揉一样,泥里面有气孔,科学家用放大镜检查的时候,发现分子里面有一个气孔,分子跟分子中间还有气孔,是双气孔,所以从保温和香气的回荡做到了。

  我们知道西方登山服,可以透气、防水,紫砂可以透气,可以防漏,很精彩,它有气孔。这个馆我们从材料的认识到工艺过程记录下来。

  下面是坐具,我们都知道民俗家具简约线条是怎么来的?是因为我们有很好的榫铆设计,能够以轻承重,把木头发展到极致。国际的家具设计展很多中国风的风格,但是他们不了解,我们设计家也不了解,这些家具为什么会直挺挺摆在那里,其实这里面大有学问,有机会跟大家好好谈,我们所有这些椅子里面跟经络有关系,只要坐上去可以调理你的身体,跟西方的椅子不一样,现在办公不像周围这么坐,是站着办公的,他们现在不要坐,因为西方已经不能坐,他说屁股离椅子越久死的越快。联合国花了12年研究这个,老祖宗的椅子精彩了,有机会一定要定做一个圈椅。

  推动这两项共11个展,在慈城持续长期展出,老手艺与新创意,让工艺大师与设计新人在慈城并举。而慈城周边的宁波及长三角的制造业,可来学习传统的工艺知识,并分享民族新风格的设计成果。2010年4月,英国BBC全球选了18个点,慈城是整个中国被选中唯一一个点,七月全球播出,耽误大家15分钟左右,请大家看一下BBC的片子。

  (片子播放)

  二战以来,有95%的设计都是为了欧美的经济发达社会服务。设计是帮助使用者解决问题的行业,不应该仅替大企业增加市场占有率,不应该仅为设计师、设计学院赢得设计大奖,工业设计如何为全球大多数人服务,使设计真正起作用,已成为设计界所面临的重要议题。面对社会的快速变化,坚持人性化的设计观念就是显得很关键。

  致用利人的思潮在明代就已经形成,《天工开物》的作者宋应星强调以民生日用为技艺的第一要素,这种重视民生日用和物品功能的思想正是艺术设计的出发点。百姓的日常生活所用就隐含着“道”,人的生存之道就是解决问题,能够很好的活下去,这里所谓的“道”,正是从事工业设计的设计家应该追求的。

  今天时间很短,我就以上面的经验跟大家交流,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那我就结束了,谢谢大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