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孩子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学做针线活

羊城晚报 2012-01-09 7192 0收藏 评论(0)

小学生做针线活

    6岁的女儿琳琳在德国学校上一年级,就开始有一些手工编织或缝补的课程,这让我们来自中国的妈妈难以置信。针可是挺危险的玩意,怎么老师就要小朋友们自己缝制鞋袜,甚至缝钮扣与补衣服破洞。我带着有点质难的语气,问我那德国老公:“你以前小学就开始学针线吗?”我那憨厚的老公傻傻地望着我,似乎我问了个太空问题,不知该如何回答我,就只好反问道:“那你是几岁开始学的?”这下换成我嗫嚅了,我心虚地回答:“当然是十几岁呀!”结果我老公说他小学就学会缝衣服了,很简单呀!班上男生女生都要学习基本针线功夫,因为这是学习独立的基本步骤。原来德国是很重视生活教育的。

    既然琳琳都已经在学校练过针线活基本功夫了,我想或许她也有兴趣玩玩刺绣,打发她长达两个月的暑假。我母亲特地从国内帮她买了一块滚边的白色手帕,并准备了一个绣盘与各色绣线。果然,我们才拿出工具,女儿就已经跃跃欲试了,我示范了最基本的来回刺绣法,也利用粉红色丝线绣出一朵樱花做样本,她看我在白色手帕上如花仙子般地变出粉嫩欲滴的花朵,高兴地拍手叫好。我正准备示范第二朵时,她早已经夺过绣盘,开始自己的刺绣初体验了。

    琳琳的实力果然不可小觑,那朵樱花绣得还真是惟妙惟肖,姑且不论我们母女俩的功力高下,光是看她在沙发上拿着绣盘,一针一线来回穿梭的认真模样,尤其是针头在手帕背后寻找定位的精准,这就让我们觉得让小孩学习刺绣,不仅是一种训练专注与静心的好方法,手眼协调更是不错的练习。

    我们放手让她继续玩着刺绣女红,不一会儿她要换丝线颜色,用红色绣花朵了,谁知道我才一转身去做晚餐,回头看她的绣盘,哎呀!我的老天呀!怎么绣盘上迸出两朵艳红的大火花呀?!仔细一问,她才回答:“那是大喇叭花呀!”拜托!她那艳红花瓣至少2厘米以上,对比先前五朵粉嫩樱花的0.5厘米,简直大上四倍,怎么看都像是日本春天樱花盛开时的花火大会嘛!不过机灵的她可看出我们眼里的疑惑,马上换了绿色丝线,绣上婀娜的枝叶与花瓶来,以证明她也是花仙子,针线巧手可也是能变出花朵来的!

    到了睡觉时间,她依然意犹未尽,我告诉她两个月的假期长着呢,你大可以绣出整床被单来呢!她听了听还觉得颇有道理,憨傻地歪着头直说:“那我明天得好好来设计一下图样了!”老天!这下可换成我伤脑筋了,该不会我那米白色的床单,真的要变成她的刺绣实验品?!

有天琳琳自学校拿回一个怪东西,就是半张A4大小的厚纸板上,左右两边全割出宽约0.5厘米整齐的锯齿状,然后把粗毛线绕在纸板上,利用锯齿的凹痕,左右绕成平行的纬线。我直觉这又是一个有趣的玩具了。

    琳琳一副老成的模样解释道:“这是小小织布机呀!”紧接着她拿出一根穿过丝线的粗针,开始在以粗毛线绕成的纬线之间,一上一下绕行着,形成一条条的经线,果然不到一会儿,一方布块就此呈现,她得意地说:“这就是我们穿的布喔!”我大开眼界地连忙拍拍手,她笑得更灿烂了,而手中的针线持续穿梭着,越做越熟稔地开始飞也似走针,我想到小学课本曾提到的一句成语:“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当时,自己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梭,而老师也是一句带过,更遑论我能体会其中隐含岁月匆匆的意涵,眼下女儿这般飞针走线,让我临场感受这时光飞逝的震撼。或许,当时我如果也有这片简易版的织布机,或许自我体验会更深吧!

    德国教育主张孩子亲自碰触并体验新事物的做法,我非常赞同。因为知识绝不是二手陈述的信息,或者样品屋般地只能隔着玻璃柜欣赏,因为知识是从我们自身的好奇、疑问、推测与记忆架构出发,再与周遭人、事、物碰撞之后,尝试合理诠释的过程与努力,这其中甚至包含主观的筛选过程,也就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力与尊重自我需求,去决定知识的可用性与时效性。我们更应该学习的是知识的自主性,一项从自我出发的批判与思考的能力,唯有如此,知识才能为我们所用,才能彰显个人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