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健翔看了都眼馋的拼布作品

女报·生活志 2011-08-25 4543 0收藏 评论(0)

    午后的阳光透进客厅,照得人暖洋洋的,沙发上的陈雁正埋头于一堆布料中,一针一线地拼缝图案。她身旁的两个柜子里,一个装满了她收藏的上万块布料,一个则摆满了她的拼布宝贝,有壁饰、包包、玩具熊,还有用上百块布料拼成的披肩、被子。据说,黄健翔对她这个柜子里的宝贝觊觎已久了……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陈雁更愿意把2002 年称为自己的“拼布元年”,因为就是这一年,她在上海梅龙镇广场与拼布艺术狭路相逢。
  2002年春天,上海首届拼布展在梅龙镇广场举办,恰好路过这里的陈雁一下子被这奇妙的手工艺给震撼住了——展会上琳琅满目的手工作品,壁饰、桌布、靠垫、被子、玩偶、手机包等等,居然全是用布拼缝出来的!
  陈雁彻底着了迷,所以当日本手艺普及协会在上海开办正式的拼布班时,她第一个跑去报了名。一个班几十号人,学员来自全球各地,有日本的、韩国的,还有希腊的、俄罗斯的,而陈雁则是唯一的内地学员。“那时候拼布在内地还没有流行起来,绝大多数人觉得学拼布一点都不实用,更别说要交三万多块钱学费了,人们会想,有这钱还不如去上海的重点大学读个MBA呢。”
  然而陈雁俨然是“深陷布潭”,无法自拔了,在拼布班,她相继完成了拼布本科、高等和讲师阶段的学习。学有所成之后,陈雁开始在篱笆网论坛的“百变手工”版内发拼布的手工帖,她就像是玩魔方一样,用布拼缝出各式各样的东西,她的拼布作品优雅中透露着调皮和可爱,让许多人惊艳不已。
  “经常一个帖子都有着几十万的浏览量,好多喜欢手工的人跟帖问我能不能开授课班教大家拼布。”陈雁觉得日本手艺普及协会的学费太贵,许多兴趣爱好者无力承担也没有必要承担高昂的学费,再者,拼布是门手艺活儿,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于是,陈雁从原来工作的外企辞职,创办起了“初七拼布教室”,“初七”取自她的生日。
  全家总动员
  自从陈雁创办初七拼布教室,拼布简直成了全家总动员的大事儿。
  有一段时间,陈雁老公的同事常常纳闷,怎么他一个大男人老喜欢买布。那时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大男人背后有个拼布狂人。“我们做拼布的,大多都有职业癖,看到什么布都想收藏起来。”陈雁家中的一个柜子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布料,足有上万块。每次,不管买什么,陈雁都会情不自禁地用布去衡量,“比如看到一件让我心动的衣服,标价1000块钱,我就会想,哎呀,这么贵,这1000块钱可以买多少尺布啊!”渐渐地,陈雁的老公也开始受她感染,他在一家瑞士企业驻上海公司做市场,出国的机会特别多,每次在国外看到什么好看的布就想办法帮陈雁带回来,看到漂亮的图案就收藏下来,留给陈雁临摹参考。
  “其实他带来的那些布也不是白给我的,每次他送朋友礼物时,第一选择总是我拼缝的东西。”
  陈雁笑着说,“商量好做什么送人后,老公便来献殷勤,帮我穿针引线,拿剪刀递布,不明真相的人看到,常常夸他是模范好丈夫。”
  更贴心是儿子。今年年初,陈雁的儿子去美国读高一,课余时间,他就帮妈妈收集订购拼布杂志和图书,结果,回国的时候满满一书包,全是带给妈妈的书。有次,学校组织学生们去西雅图的一家博物馆参观,别的学生都围着一些雕塑和古画参观,而陈雁的儿子则被一幅十七世纪的拼布作品给吸引住了,急急忙忙拍下来好传给老妈参考。好玩的是,拼布还促成了一段奇妙的缘分。
  当初,陈雁和老公帮儿子找寄宿家庭,他们跟对方家庭视频通话,结果,看到对方视频窗口时,陈雁一下愣住了。原来对方家庭的女主人也是个拼布狂人,而且拼布手艺还是世代相传,她的家里挂满了拼布作品,最令人震撼的是一幅壁挂——那是女主人临摹他们的婚纱照拼缝出来的,用布拼接的教堂、鲜花别有一番风味。现在,陈雁常常跟这位女主人视频聊天,一方面是了解儿子情况,再者,则是交流拼布经验,两个拼布狂人常常对着摄像头展示自己的作品。
  黄健翔也在觊觎她的宝贝
  如今,陈雁的拼布作品成为了他们家居的一部分,墙上挂的壁饰、桌子上放的拼布玩偶等等都很好地点缀着这个三口之家。
  陈雁和黄健翔是高中同学,平时联系很多。前段时间,黄健翔和几个老同学来陈雁家中做客,大家刚一进门,就被玄关处的一幅拼布壁挂给吸引住了——那是陈雁用布拼缝出的一棵苹果树,红艳艳的苹果、金黄的枝干。“漂亮极了!”黄健翔脱口而出。
  不过,等陈雁打开自己装满拼布作品的柜子,那才叫叹为观止,在那些恢弘的壁挂以及用了上百块布料拼缝的披肩和被子前,饶是大家个个都阅历丰富,也都被陈雁这巧夺天工的手艺给震撼了。告别前,黄健翔还在念叨着让陈雁给他拼缝一样东西,那时刚好世界杯要举行,陈雁说:“要不然给你拼幅踢球的壁挂吧!”这下不得了,个个老同学都想要,有女同学想要幅卡卡踢球的拼布画,还有想要姚明打篮球的……
  陈雁无奈地笑着说:“这下我又有得忙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