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捏针线 女人的情结

新民晚报 2011-08-24 3436 0收藏 评论(0)

月方 (校医)

    很小的时候,奶奶辈的衣服都是她们自己缝制,大襟盘扣,慢工细活。夏日的午后,她们你裁我剪你缝我盘,别有一番生活之悠然。我们在一边玩游戏,也仿着她们,拿一块零布,剪啊剪,缝啊缝,这一老一小两堆人,一直是我记忆里的美好场景。

    大些,就动真格做女红了,大人正织的毛线衣偷拿过来戳两针;上学也不闲着,带上零线头,织双手套。我想,做女红的乐趣,就在于这戴在手上的成就之感。千针万线,穿引成功,无论品相如何,都是一针一线倾心打造,手汗和着细密心思,无论戴着如何,都是一件赏心悦事。

    工作后,很少做女红。有一次,家中的草席破了,我忽然心血来潮,选典型的苏格兰格子布,用最细密的针脚,补了个补丁,然后堂而皇之地铺在小床上。母亲过来见了发笑,说现在即使在农村,也很少有人补席子了。我却感觉良好,朴素的草席上点缀两块红格子布,活泼、生动、热情,那不是补丁,那是快乐生活。

    后来在网上遇到一位手工达人。认识她,是因为她做的各种手工皂;走进她的博客,发现拼布才是她真正的强项。她的博客里,展示着各项拼布成品:床单、挂件,零料做成的大包中包小包,赠别人手工皂用的小袋子,无不自己亲为。看看她的制作坊也是一种享受,布料五颜六色五花八门,针头线脑各式各样,摆放得充满情调。

    我以为我再也捧不起那些女红了,家庭、孩子、工作,偶尔还要写写的文字,我已经够忙够乱。哪知某一天,机缘巧合,与十字绣结缘。是一幅简单的少女挂钟,学会后,我立即埋头进去,捧起绣品,一针一线一来一往,日子变得悠闲自在单纯细腻,没有打开电脑后的大量讯息“袭击”,我可以想想自己的心思、合计合计孩子的未来……绣着绣着,心就静了,作品也成了,挂在家里,有敝帚自珍的喜悦。

    现在,第二幅十字绣又被我拿起。至于拼布,机缘巧合的话,我也会去尝试。我觉得,拿捏女红,其实是女性心中永远的情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拼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0